首页 >> 最新文章

传WeWork的投资者软银等董事会成员拟罢黜诺伊曼首席执行官职务平顶山

平顶山    
2019年12月12日

9月23日消息,据外媒报道,美国当地时间周日,四位知情人士爆料称,共享办公空间巨头WeWork母公司We Company的最大投资者日本软银集团(SoftBank Group)等董事会成员,正在探索罢黜该公司联合创始人亚当·诺伊曼(Adam Neumann)首席执行官的职务。

WeWork联合创始人兼首席执行官亚当·诺伊曼(Adam Neumann)

软银与其最大投资目标之一之间罕见的摊牌发生之前,We Company因受到投资者的抵制而宣布于上周推迟了首次公开募股(IPO),原因不仅是其不断扩大的亏损,还包括诺伊曼对公司异乎寻常的控制。

这对软银来说是个沉重打击。软银希望We Company的IPO能够提振其利润,因为它正寻求为其第二只1080亿美元的愿景基金(Vision Fund)吸引投资者。据传,软银在1月份以470亿美元的估值投资了We Company,但股市投资者的怀疑导致这家初创企业考虑在本月早些时候进行IPO时的潜在估值低至100亿美元。

风险投资界最大的不安现在正在演变成美国公司最引人注目的董事会闹剧之一。消息人士说,We Company的某些董事会董事正在考虑如何取代诺伊曼的首席执行官职务。反对诺伊曼的董事的确切人数尚不清楚。其中一位消息人士称,We Company的另一大投资者风险投资公司Benchmark Capital也希望诺伊曼下台。

Benchmark、软银和中国私募股权公司弘毅投资(Hony Capital)在We Company的七人董事会中各有一名代表,其中包括诺伊曼。弘毅投资对于诺伊曼是否应该继续担任首席执行官的立场尚不清楚。We Company的独立董事、退休高盛集团(Goldman Sachs)投资银行家马克·施瓦茨(Mark Schwartz)此前曾在软银董事会任职。

消息人士称,诺伊曼尚未收到正式信函。但We Company将于本周召开董事会会议,届时可能会提及他的领导问题。与此同时,软银正在考虑让诺伊曼继续担任临时首席执行官,同时聘请猎头公司寻找外部接班人。

We Company和软银都拒绝置评,诺伊曼、施瓦茨Benchmark Capital和弘毅投资等未回应置评请求。

作为We Company的联合创始人,诺伊曼持有该公司绝大多数有投票权的特殊股份,这使他能够解雇持不同意见的董事,并击退任何对他权威的挑战。然而,软银可以选择不支持We Company的IPO或向其提供更多资金。软银已经为这家烧钱的初创企业提供了100亿美元的资金,并正在讨论借IPO之机再投入10亿美元。

We Company上周表示,该公司的目标是在今年年底之前完成上市。据两位知情人士透露,诺伊曼没有参加上周在加州帕萨迪纳举行的、由软银首席执行官孙正义(Masayoshi Son)组织的投资公司高管聚会,这表明软银和WeWork之间的关系正在恶化。

如果对诺伊曼的挑战被证明取得了成功,其最终结局可能与Uber优步联合创始人特拉维斯·卡兰尼克(Travis Kalanick)差不多。卡兰尼克于2017年辞去这家网约车初创企业的首席执行官一职,此前他因一系列丑闻面临董事会的重压。Uber用外部人士、前Expedia Group首席执行官达拉·科斯罗萨西(Dara Khosrowshahi)取代了卡兰尼克,并于去年5月完成了IPO。

对于快速增长的初创企业创始人来说,即使在寻求吸引股市投资者的同时,他们的表现也很古怪,并严格控制自己的公司,这种情况并不少见。然而,诺伊曼受到了投资者和公司治理专家的批评,因为他的安排超出了通过特殊类别股份拥有多数投票权的典型做法。

这些措施包括为他选择继承人的过程中拥有更大发言权,以及将股票的投票权与他的慈善事业捐赠捆绑起来。多年来,诺伊曼还与We Company进行了几笔交易,使该公司成为他的一些物业的租户,并获取租金收益。他还利用公司股票作为抵押品,从银行获得了5亿美元的信贷额度。

在受到潜在投资者的批评后,诺伊曼同意在不放弃多数股权的情况下做出一些让步。他同意将他与这家总部位于纽约的初创企业达成的房地产交易中获得的所有利润退还给We Company。诺伊曼家族的任何成员都不会进入公司董事会,董事会将有权选择任何继任者,从而取消了他的妻子兼联合创始人丽贝卡·诺伊曼(Rebekah Neumann)帮助挑选继任者的计划。

这些变化无助于解决人们对We Company商业模式的担忧,该公司根据短期合同将办公空间出租给客户,尽管它自己根据长期租约为客户支付租金。这种长期负债和短期收入的组合在投资者中引发了很大质疑,即该公司将如何经受住经济低迷的考验。

WeWork想平稳上市,还需解决这几个问题

《科创板日报》,讯北京时间9月18日星期二,WeWork召开了网络直播会议,就在前一天,其刚刚做出了推迟上市的决定。对此,《科创板日报》记者联系采访WeWork宣传部门人士,后者表示,“不方便评论”。

此前有媒体报道称,作为投资方的软银集团至始至终都反对WeWork本次的上市计划,背后原因则是其被腰斩的估值。之前外界普遍估计,一旦上市WeWork的估值极有可能跌破200亿。

“你们发展的速度有多快?”,“很快,我们正以过去十年你所见过的最快速度进行扩张”,WeWork CEO亚当·诺依曼曾在接受媒体采访时说到。

未曾料到,亚当·诺依曼当初引以为豪的速度,或许正是引发外界对其诟病的主因。总结下来外界对其质疑主要可以归结为三点:巨额亏损、“科技”属性不强且模式易被复制、公司内部治理机制不完善。

巨额亏损

“不赚钱”一直以来是其受外界诟病最多的原因之一。

受到Uber,Lyft等公司上市之后,一二级市场估值倒挂等事件影响,资本市场开始对短期内靠快速扩大规模,而忽视盈利的公司,变得极为警惕。

“WeWork的IPO可能是史上第二亏钱的,第一是Uber的IPO项目”,有观点曾如是认为。那么,WeWork究竟有多不赚钱呢?

根据其招股说明书显示,2016年至2018年WeWork的营业收入为4.3美元、8.8美元、18.2亿美元,总成本分别为8.3美元、18.1美元、35.1亿美元,而净亏损分别为4.2美元、9.3美元、19.2亿美元,净亏损的增长率甚至超过营业收入的增长率。

其实,WeWork的经营模式有点像“二房东”,即先以长期租约签下办公区(一般来说租期为15年),经过改装之后,再租给公司和自由职业者(平均租金一般为15个月)。这个模式就带来了一个很关键的问题——空置率。

空置率对商业地产的经营来说是一个很关键的指标,空置率的下降直接导致收入的增加,在成本保持不变的情况下,利润则会相应增长。这就好像你预定Netflix的会员一样,会员人数的增加在一定程度内并不会造成成本的增加,并且可能随着订阅人数的增张从而带来规模效应。

《科创板日报》记者注意到,WeWork的空置率从之前的16%上升到了2018年Q4的20%,公司解释说一般新建成的建筑需要18个月才能实现全部入住,空置率上升是由于快速扩张引起的。

但这一解释并不能减轻投资者的忧虑。另一组数据显示,WeWork与出租者签订的租约价格高达472亿美元,而其租客目前与其签订的合约总价格为34亿美元,要想弥补这中间的“坑”并不是一件容易的事情。

不过,令人欣慰的是,WeWork目前正通过调整客户结构来改变这一现状。据其招股说明书显示,拥有超过500位以上员工的公司占其整体客户数的比例,从2016年的18%提高到2018年的38%。由于大公司经营情况比较稳定,因此租期时间相对来说会比较长。

科技公司属性争议

透过WeWork的招股说明书,可以看到,全文“科技”一词共出现了93次,“创新”一词共出现了57次,几乎是在“扯着嗓子”向世人宣告自己是一家科技创新类公司。

其在前不久刚改名为“We Company”,表明集团除了共享办公之外,还将大力发展“WeLive”、“WeGrow”等共享经济业务,势要将“共享经济”概念“发扬光大”。此外WeWork还提出了“space-as-a-service”等新奇概念。

要知道科技公司和“共享经济”类公司,深受市场和投资人喜爱,估值自然也是高于一般的传统行业。

然而这些令人目眩神迷的概念并不能掩盖其商业本质,WeWork目前做的就是一门地产生意。

“WeWork并不是一家科技公司”纪源资本Jeff Richards曾接受媒体采访时认为。

有业内人士分析,像WeWork这样的长租拆分成短租的商业模式缺乏护城河,易于模仿和被挑战。事实上,不论国内国外,都有一批这样的公司,例如瑞士的Regus,美国的Knotel,英国的The Office Group,国内的优客工场等也正在崛起。

内部治理存疑

WeWork上市历程艰难的另一个原因是外界对其不规范的内部治理机制的质疑。

今年早些时候公司重组时,WeWork为了买下“We”商标,向其CEO亚当·诺依曼支付了590万美元。然而,在其后向美国证券交易委员会提交的招股说明书中,WeWork又收回了支付给亚当·诺依曼的590万美元,同时保留了“We”这个词的商标权。而这一切都是在亚当·诺依曼的“指导”下完成的。

此外,亚当·诺依曼在公司拥有三种不同类型的股票,保证了他的多数投票权。并且这些股票在出售或者转让时保留其权利,而不是转换为普通股。

虽然在前段时间,WeWork宣布将在年末任命一位新的独立董事,并且将削减亚当·诺依曼的每股20票投票权至每股10票,并取消其超级投票股。但仍难解除外界对其薄弱的公司治理的担忧。

创始人对上市公司的控制权过大,且没有较好的约束机制,加上外部投资者并不信任亚当·诺依曼的管控能力,不论短期内如何弥补终难有起色。

资本邦研究院一分析师向《科创板日报》记者分析认为,其实,CEO控制力过大不是问题,有没有水平才是关键。亚马逊CEO贝索斯对亚马逊就有着极强的控制力与影响力。企业能不能做大做强与创始人的智慧、眼光、执行力都有着密切关系。

对于这一点,在WeWork本周二的网络直播会议中,亚当·诺依曼本人坦言,他相信自己懂得如何经营一家私人企业,但对于如何扮演一家即将上市的公司的领导者,他知道外界对自己有很多质疑。

扣件试验机出售

济南液压万能材料试验机采购

济南弹簧疲劳试验机供应商

相关阅读
道滘铝合金工业连接器外壳

[��ǩ:����]预约挂号平台协议医生在线电话网络挂号服务平台...

2020-01-22
邓亚萍东京奥运国乒有望揽5金地表最强12人赛是球迷福利

自动播放开关自动播放正在加载...;文/李正阳2019劳伦斯世界体育奖在摩纳哥如...

2020-01-22
遵义红花岗五金模具制造厂数控五金加工

遵义红花岗五金模具制造厂数控五金加工wtze深圳市奥越信电子有限公司是生...

2020-01-21
避雷针如何安全安放避雷针安装使用原则及方法

避雷针,又名防雷针,是用来保护建筑物、高大树木等避免雷击的装置。在被...

2020-01-21
道滘加湿器付费培训课程

[��ǩ:����]网上预约挂号挂号平台电话网上挂号怎么预约...

2020-01-21
遵义喷墨印刷机

[��ǩ:����]海外就医服务预约挂号平台网名医汇...

2020-01-21
友情链接